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人族这一路走来,殊为不易。

    无数次尔等血战,已经战死的人族战士足以堆满一整个星域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大悲哀,便是苏羽成就大帝之境,也无法逆转时空长河,改变因果。

    他无法复活这些人,但他可以尽力去弥补一些遗憾。

    耗费三月光阴,为人族一路走来的战士亡魂们演化重续轮回路,消耗通天彻地的大伟力,让他们能走轮回,再现第二世,开出灵魂的第二朵花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战争胜利了,整个宇宙沸腾,各族生灵们兴奋狂呼呐喊,只有少数异族人偷偷叹息。

    七大异族准帝陨落,宇宙动荡,宇宙边荒的彼岸花遍布,仿若奇景,也是死地,没有圣人境的时候不可轻易靠近。

    时到今日,苏羽方才真切感受到了当初在废墟之地,惊叹白前辈那时候的心境,是多么的弱小。

    如今,他一战之地,也为死地,让后世传颂瞻慕。

    至尊境,真的不是尽头,便是强悍无边的恐怖准帝,也无法挡住苏羽的神念,七大异族准帝甚至无法让苏羽用出全力。

    苏羽一念可使宇宙花开,一指可镇压万界宇宙,双眼可演化宇宙虚空本源法则,一身通天彻地的神通可勾连无尽星海......

    这是举世无敌的孤寂?

    还是缅怀感伤这一路走来的辛苦付出?

    强大如苏羽,竟也一时间有些迷惑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于今日起,人族为无尽星海之尊!各族同庆!”

    “尊苏大帝之令!炎黄人族乃星海大族,无尽岁月历练,底蕴无穷,当以胸怀天下之心,持王道之行,容天下万族!此乃圣人王道之师!此乃大帝仁德之意!”

    “修改炎黄律法!纳无尽星海入版图国土内!每星域、每星球、设立炎黄帝国人族城池一座!与当地各族共治事务!”

    “举国同庆!立战胜日为大帝日!每年一祝!”

    “从今日起,修改炎黄历法!自今日起,为苏帝元年!”

    “召万族使者、族长入人间界,商议要事!共磋无尽星海之发展!”

    “苏大帝赐下半部准帝妙法,可供人族修士修行,于人族有大功的异族者、有炎黄帝国公民身份的异族者、子女配偶有一半人族血脉异族者,只要经过调查,身家清白,修炼天赋上佳,切为圣人境,可入帝都藏经阁观赏妙法!”

    一道道的政策和圣旨下达,这是根据苏羽的意思,由诸葛亮等一众军师亲手拟定的治国之策。

    人族乃大族,便是杀光了无尽星海的万族又能如何?

    现在的炎黄帝国,除非是苏羽亲自出手,否则紧靠着炎黄帝国的兵力,即便可以杀光除了人族之外的万族,也不免会有漏网之鱼,无数岁月后难免会再现红衣会之事。

    更别提了,人族一路走来,也有不少弱小异族在背后鼎力支持。

    苏羽不想做忘恩负义之辈,他也深深的知道,一味的屠杀和镇压不是王道。

    真正的王道,是融合,是包容,是天下共尊!而非天下畏惧!

    一代代的血脉交融,一代代的恩威并施,一代代的传承延续!只要时间越久,人族的传承底蕴在无尽星海就越来越身后,无人可动摇!

    无论以后发生什么样子的黑暗动乱,人族根基底蕴传承才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没有长盛不衰的盛世,只有延绵不断的传承。

    让人族的血脉和光辉,洒遍整个无尽星海,这才是苏羽要做的事情!

    至于那半部准帝心法之所以能让异族修士参考修行,也是苏羽力排众议坐下的决定,准帝心法只有半部,是苏羽在战后细心钻研而出。

    于苏羽无用,但于万族和人族却大有裨益,开创了至尊境后的新的境界,准帝境和大帝境!

    至于准帝心法的后半部,则掌控在炎黄帝国皇族的手中。

    人性百变,苏羽也无法保证在无数岁月后,炎黄帝国内不出现动乱。

    而饱受恩惠的异族内,也不全都是敌视人族的派系。

    只有制衡多方,才能让炎黄帝国更好的延续下去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人间界,炎黄帝都。

    一片人山人海,万族共融,鸟语花香,人族不愧为万族大力支持之种族。

    尊礼、包容、友善,为万族所尊。

    各族使者纷纷进入人间界,不断感叹,在驿站官员的接待下,不断接见炎黄帝国的诸葛亮等军师和文臣们。

    仅仅是诸葛亮和陈群几人肯定是忙不过来,无尽星海的万族种类太多了,光是第一批来到炎黄帝国帝都的万族,就有三千六百五十七个种族!

    每一个种族,都有自己的习惯、传统、处世风格等等。

    这相当于是一次无尽星海的万族人口普查,工作量很大,但很有必要去进行这份工作。

    这可以方便炎黄帝国更好的掌握无尽星海万族局势。

    “这边请!”

    “哎哎哎,那边的鲍族!过来,跟我走,郭军师要见你们家的族长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这就去通知族长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小的斗胆请问这位人族将军,炎黄帝国.....会怎么安排我们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,帝君说了,绝不会亏待万族,于人族有恩者赏!便是于人族有过者,只要态度诚恳,配合炎黄帝国治理无尽星海,恩怨也可勾销!”

    “多谢!多谢将军!多谢帝君!”

    “娘亲娘亲,那就是兽人族吗?长的好吓人啊!听说兽人族一开始是敌人,后来就是我们的盟友了!这是为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,又是没好好读书,近代历史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哎呀,娘亲,我未来是要做将军的人,你不要捏我耳朵啦!”

    “将军就能不通史记吗!回家,我去找孙先生给你补课!”

    人山人海的帝都,苏羽只是神念游荡,一掠而过,众生百态收入眼底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紫崖山,三长老持剑而立,白发苍苍,已有顶尖圣人实力,他在默默感悟天道,持剑在横画,一招一式都很基础,却极为认真,于细微处领悟大道。

    树叶婆娑沙沙,微风吹佛杨柳,洒下一片树叶,划过一抹奇异的痕迹,打着旋儿飘落,就在三长老的面前。

    三长老眼神一亮,双眼炯炯有神,仿佛领悟到了这一抹自然道韵,刹那间进入不可求的悟道状态。

    而在宇宙边荒深处,苏羽淡淡一笑,那一叶,是他的手笔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人间界,武道学院。

    当年年幼的人族天骄,武道奇才郭闵,已为人师,教习剑道。

    郭闵喜好白衣,善用凡剑,英姿勃发,有几分苏大帝才成立炎黄帝国时候的风采,被年轻人格外推崇。

    但凡是他的剑道课,必定是座无虚席。

    “郭教习,再说说您当初和大帝一起进入深渊位面,从深渊血战杀出来的事情吧!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上次说到一半都没说完呢!”

    “凌皇妃泣血枯守祭坛,战将屠戮血战之地,当真可歌可泣啊!”

    “帝君于最为难之际回归,当壮哉我人族之威!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郭嘉教习曾说过,那是炎黄历史的第二个转折点,是炎黄帝国正式走向无尽星海的开端!”

    课堂上,热闹极了,不断有年轻的孩子在兴奋的呼喊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群家伙,昨日的剑法,都领悟透了吗!”

    郭闵板着脸,故作严肃的呵斥。

    “都领悟了!郭教习若是不信的话,等会儿在实战课上,我等对打,您在看看!”

    孩子们自行的呐喊,这是一双双十六七岁的面庞,充满了热血和对传奇故事的渴望。

    想当初,自己像他们这么大的时候,已经是身经百战,跟随在帝君身后征战位面,与四方大敌死战不休。

    “也罢,只要你们剑法修行不耽搁,我就再啰嗦几句。”

    郭闵忍不住无奈叹息,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又陷入了那骄傲和光荣的回忆之中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人间界,大帝行宫。

    “这是今日的奏折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恭恭敬敬的呈现折子,差不多有万多份,万事初定,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处理了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帝君是怎么想的,这么早就让大皇子直接接管帝国的政务处理,这么大的担子要一下子压在大皇子的肩膀上,殊为困难啊。

    便是诸葛亮看到这些奏折,都头疼极了。

    帝君明明处在巅峰之境,有无数的岁月和精力去安排国事,为何要这么早的磨炼大皇子殿下。

    “已经有三分之二的奏折,已经被军师阁联名处理了,您只需要过目一下,还有一些重要的事宜,吾等不拿决策,只能请示殿下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低头恭敬说道。

    “辛苦师傅了。”

    苏景君微微一笑,他就坐在御书房的位置上,这是父亲坐了近百年的位置,操劳过无数的日日夜夜。

    而今,苏景君从父亲的手里接过这份责任,虽有之前的提早接触政务的经验,但全面接受偌大的炎黄帝国后,苏景君依然倍感压力。

    不过,压力之上,更有沉重的责任。

    这是父亲一手打下来的江山,我必定要帮父亲守好!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了,若是太劳累,还是早些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不忍心的看了一眼苏景君那紧皱和疲惫的眉目,叹息的多嘴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是看着苏景君长大的,苏景君的谋略、政治、帝皇制衡之道,除了苏羽亲自教导之外,还有一半是诸葛亮教导的。

    面对苏景君,一身无子的诸葛亮自然视他为亲人。

    “不碍事的,师傅您早些回府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苏景君呵呵一笑,头也不抬的摆手道:“当初父亲不为圣人境之时,也曾彻夜不眠的处理政务。如今本王是顶尖圣人境界,也开始接替父亲处理国事,本王虽不敢说能做的比父亲更好,但也不能丢了父亲的颜面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无奈拱手的退下。

    他莫名的有些感触,真是父亲越优秀,给孩子的压力也是越大啊。

    大皇子,如何才能超越或者比肩这样优秀的苏大帝,太难了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大帝行宫,后宫乾坤殿内。

    苏芷君正在陪着苏徽音、苏宓儿、花木兰等一众皇后皇妃,学着绣意,一针一线之间竟有神通光辉溢散。

    “芷君真是聪慧,居然能在这女红之中,领悟到修炼之法!”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帝君的孩子,当真是无人可比拟你的天赋。”

    面对母妃们的赞叹,苏芷君温柔的笑了笑,已有成熟风采,有七分其母之美韵:“母亲们莫要笑话我了,这只是小道,不值一提,还不及父亲万一呢。”

    “咦,对了?”

    念晴依突然柳眉一皱,放下手里的绣图,看向苏徽音:“姐姐,说起来,芷君也不小了,不如趁着这时日安稳,给她许配个人家吧?”

    “对啊对啊!满朝文武,功勋大臣,年轻有才之辈数不胜数!”

    “王川意兄弟挺合适的,就是年纪大了些.....白起家的养子最近也很出风头啊,被誉为新一代的帝都第一天骄!战功赫赫,可以比老一辈的战将!就是年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