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这个别墅,是慕家单独买给她和慕兮泽的,白天的时候,她把整个别墅逛了一遍,唯独慕兮泽的书房,他单独锁上了,所以,她决定晚上去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拿着小手电筒,照亮黑暗,她光着脚,以减轻鞋子和地面的撞击带来的声音,黑暗中,什么都听不到,唯有她细微的呼吸声,像是沙漏中的沙子在慢慢的落下,她的工具包里带了万能钥匙,因为不知道慕邵沉书房的门锁到底是哪一种,她只能一一的拿出来试。

    额头上,薄薄的一层汗,手也因为莫名的不安颤抖着,一个,两个,还是没用,果然,慕兮泽的门,没那么容易打开。

    郁姝寒的心里有淡淡的失落,却还是很快的调整好情绪,将钥匙收好,拿出了印泥,将钥匙孔给印了下来。

    收好东西,将痕迹都擦干净,她刚准备回去,却忽然被高大的阴影笼罩住,身上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寒意,莫名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郁姝寒打了个冷战,心开始不安的跳动着,她的呼吸,几乎要停滞住。

    慕兮泽,不会那么快醒吧,明明她的剂量,郁姝寒扶着墙,手心里已经满是冷汗凝眸思索着解决办法,那双手,已经按在了她的肩膀上,慕兮泽的声音,让她的心一下子沉入了谷底,想逃跑,腿肚子又因为蹲的太久,酸的发抖。

    “我的新娘,口味挺独特的,卧室的大床满足不了你,原来,更喜欢书房啊?”

    她被猛地拉住,翻过身,正对着他,后背重重的撞到了墙上,郁姝寒咬着嘴唇,忍住了痛呼,慕兮泽已经欺身压了上来,捏住了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我。”郁姝寒抓住了慕兮泽的衣角。“对不起,我,还没准备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慕兮泽冷笑,手从她的腰部往上移,摸到了她的工具包。“我倒是觉得,你准备的很充分。”

    被推上了风口浪尖,郁姝寒凝眸掐着自己,让急促的呼吸慢慢的平复下来,明天回实验室一定要再把喷雾浓缩个十倍,才能对付的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提醒你,嫁入慕家的时候,你承诺过不许再查你母亲的死,否则……”捏着她下巴的手,无形用力,逼迫她抬起头,虽然看不清楚这个男人的脸,但她依稀能够感觉到他此刻眸子中的冷意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郁姝寒将他的手给拨开,眼睛一眯,狠狠的踩了男人一脚,随即逃跑。

    慕兮泽吸了一口冷气,他的新婚妻子,还真是不安分,看来,得好好教训了,冷笑一声,他大步的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郁姝寒感觉到身后的男人离自己越来越近,心中也越发不安,只能不停的告诉自己。跑,一定要快点跑。

    她强迫自己不要停下脚步,幸好白天的时候,熟悉了一下地形,逃跑才没有那么窘迫,转弯,再转弯,郁姝寒推开隔间的门藏了进去,这个屋子是杂物间,藏起来相对安全。

    她贴着墙,听着外面的动静,慕兮泽的脚步声,越来越近,她的紧张也就随之加深了一分,隔着门,他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额头上,一滴冷汗顺着脸颊落下,她咽了一口唾沫,捏紧了手,抓住手边的废弃板凳,虽然,她也不想在新婚之夜把事情闹大,但是,特殊时期,也就只能采取特殊方案了。

    门把手好像响了!郁姝寒屏住了呼吸,指尖都被捏的发白,失去了血色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