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夜色,透过落地窗,洒在散发着馥郁香味的红酒上,将郁姝寒的影子拉得很长,偌大的房间里,只有她和影子相对。

    今天,是她的新婚之夜,没有盛大的婚礼,没有祝福,只有一纸婚约,那是她母亲用生命为代价换来的补偿,她嫁给了一个没有见过面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“你母亲已经死了,真相已经没有那么重要,你必须嫁入慕家,不许再去追究这件事情,那就是个意外。”

    父亲的话,回荡在她的耳边,萧索的月色下,她越发的觉得,手中的这杯酒,红的像是血一般,那天,母亲在慕家,就是躺在这样的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她紧紧的捏着酒杯,指甲已经褪去了血色,若非父亲以死相逼,她又怎么会答应嫁给慕兮泽。

    “妈,你放心吧,我嫁进慕家,一定会找到真相,抓住凶手,替你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她仰头,紧闭着眼睛,将红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郁姝寒躺回了床上,关了灯,等待着她的丈夫到来,枕头下,放着她给慕兮泽准备的礼物。

    今晚,注定不会平静。

    门“嗒”的一声响了,继而是男人的脚步声,沉稳而镇定,他不紧不慢的走进来,脱下外套,洗了澡,走向床边。

    她的心,随着他的动静而不安的跳动着,呼吸也越来越急促。

    被子被掀开,床的一下微微的陷了下去,那双手,扯开了她的衣带,很快的,肩膀一凉,郁姝寒一咬牙,曲腿重重的往某处踢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,她听到男人的冷笑,随即,她的腿就被一双手给钳制住了,完全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,你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郁姝寒怒叫道,并且扬起另一只腿,但是男人眯着眸子里,闪过一丝危险的光,迅速的抓住她的小腿,分开,圈在他的腰上,欺身将她压下。

    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,让郁姝寒的心头掠过一丝寒意,手几乎可以触碰到他结实的胸肌,屈辱的姿势,更让她呕血,她咬着牙,手慢慢的往枕下移去。

    “新婚之夜,原来,你喜欢刺激的?嗯?”

    男人冷冷的笑着,动手将她身上剩余的衣服拨下。“我知道你把慕家当做杀母仇人,我也不喜欢你,你放心,等你生下了孩子,从此,我们就可以死生不见相见了。”

    郁姝寒喘着气,冷笑着,眸光冷冽。“是么,可是,我才不要为你生孩子。”

    她扬起手,拿起特制的喷雾朝慕兮泽的脸上喷去。

    男人没有任何防备,高大的身躯旋即沉重的倒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郁姝寒吐了一口气,用力的将他从自己的身上推开。

    这是她在实验室里待了好几天,从洋金花,蟾酥,细辛等十几味具有镇静麻醉作用的中药里提取出来的,她很好的控制了剂量,足够慕兮泽睡上三四个小时了。

    怎么说,她也是名牌大学的中药学硕士,这点小事,简直毫无难度。

    郁姝寒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,拿好了自己事先藏好的工具包,从房间走了出去。
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