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迦野明朗漆黑的眸子,豁地瞪大,“真的,又有一座恶魔岛……”

    “刚刚那个,是被月光和海面折射出来的幻影,海市蜃楼,这一座,才是真正的。”凌兮月两手环胸,站在船头,看着眼前这座庞然大物,眸光沉了沉。

    曼陀罗岛,找到了……

    离她的目标,又进一步!

    迦野唏嘘,“凌姐姐,你好厉害,好像你什么都懂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凌兮月淡笑了笑,依旧是那两个字,“略懂。”

    纳兰雪衣在旁抿抿唇,浅笑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迦野这小家伙,竟有些难糊弄。

    他听得此话,脑袋摇得拨浪鼓一样,“我在海上游荡了十几年,都辨别不出,爷爷倒是知晓一些,不仅仅需要懂五行八卦,奇门遁甲,还要精通各种天干地支算数……”

    爷爷教了他这么多年,他都只摸到个门路。

    “凌姐姐你这么小,居然能如此准确快速的判断,简直可以和大祭司相比了,真的厉害。”小家伙不吝夸奖,他又想说,“和纳兰少主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刚开口,便嘿嘿着止住了。

    苏北看向侧前方的黑衣少女,这一次,他难得的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了,快过去吧,这会儿雾散了,方向好辨。”凌兮月下颚指指对面。

    趁着月色,迦野避开守护岛屿的幽灵邪将,将船驶入曼陀罗岛背后,顺着一股暗流,从他上一次进入的位置,驶入岛屿边缘的一条峡谷缝隙之中。

    “月姐姐,就是这里了。”迦野将船靠边,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凌兮月和纳兰雪衣跟着下船,环顾周围。

    和她想象中的,还是有点出入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上次采到金银虫树的地方,看,那里还有。”迦野指着峭壁上的一小丛,“但太高了,我采不到,折腾了好久,才把边上最小的那株弄下来。”

    月光下,乌黑似枯枝般的灌木上,密密麻麻,挂着一颗颗鸡蛋似的果子。

    而迦野口中的太高,也才离地二十来米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,好奇怪……”苏北牙齿打颤。

    不知是冻的,还是吓得……

    这里是一处狭窄的外岛峡谷,一股股咸咸的海风,从入口处的位置不断灌入,寒彻刺骨,更泛着一股浓浓的,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气息。

    凌兮月脚步落地无声,仔细打量着周围,秀眉紧蹙。

    黑夜中,无数双森绿的诡眸,在黑顶显现。

    “吱吱——”

    忽然,一阵尖锐怪叫响起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纳兰雪衣开口,墨眉一拧。

    一阵阴风刮起,伴随着翅膀扑腾的“哗哗”声响,宛若狂澜浪潮,峡谷上空无数暗影掠过,“吱吱”怪叫着,遮天蔽月,成群结队往外飞去!

    本就光芒隐约的峡谷,一下子完全漆黑下来,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迦野一吓,立即抱头蹲地。

    “什,什么东西啊?”

    苏北心脏都酥麻了下,瞬间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胆小,而是因为这里的气氛本身就足够吓人,再小的变故,在这样的情景下,都会被无限放大,再加上海上恶魔岛的凶名,在三族中,都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