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郁姝寒的眸中露出了凶光,直接将那把刀子给抽了出来,朝着慕兮泽刺了过去,就让一切都了结吧。

    慕兮泽眼疾手快,迅速的躲开,抓住了她的手,怒吼道。“你疯了吧,郁姝寒。”

    “慕兮泽,你害死肖涵予,我要杀了你为他报仇。”

    郁姝寒一直在挣扎着,疯狂的想要摆脱慕兮泽的钳制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杀他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我要相信你?”郁姝寒恼怒的看着他,不愿意相信他说的任何话,哪怕是多一个字。“我母亲死在慕家,现在肖涵予又是这样,你们慕家所有的人都是凶狠残暴,草菅人命的刽子手。”

    “郁姝寒,注意你的言辞,你不可以侮辱我的父母。我说了多少次,你母亲不是我们害死的,是她自己的选择,她自己不小心跌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慕兮泽抚着额头,又懊恼又无奈,满肚子的气无处可撒。

    “她自己不小心跌下去的?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说辞?”

    “是我亲眼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亲眼?”郁姝寒的脸色一下子僵住,难以置信的看着他。“你说真的?当时你在场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是在场没错。虽然你母亲的死和我们慕家的确是有些关联,我们愧对你的母亲,但是没人故意的要她的命。”

    慕兮泽把这件事情隐瞒了很久,一直不愿意提起,可也正是因为如此,郁姝寒对于他们慕家的误会才会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慕兮泽都不知道是不是还应该继续把这些事情给瞒下去。

    其实,他想了很久,也是打算等到郁姝寒真的愿意把过去的事情给放下的时候,再慢慢的把慕家的那些秘密一点点的告诉她的,可现在郁姝寒已经几近崩溃,如果再不把那些事情给解释清楚的话,那么他和郁姝寒之间的关系会变得越来越恶劣的。

    现在就算他说的是实话,可是郁姝寒也根本就不愿意相信,依旧冷冷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是谁告诉你肖涵予的死跟我有关系的?我根本就没有动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郁姝寒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,一直冷眼的在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相信我?”

    “是。我只相信证据,不相信任何狡辩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证据?你看到了什么可以证明是慕家害死了你母亲的证据,又看到了什么可以证明是我害死了肖涵予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害死了肖涵予的那个人,你和他私下为什么会见面,你为什么要给他打钱?还碰巧是在他出事的那段时间?”

    郁姝寒的眼圈都是红的,盯着慕兮泽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仿佛是在挑衅,你说啊,还有什么要狡辩的话,尽管说吧。

    “害死肖涵予的人?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想到吧,竟然叶子夕会来找我,还把那些证据全都给我看了。我知道,她没有安什么好心,可是,我更不想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叶子夕?”慕兮泽蹙着眉头,冷冷的笑了起来。“原来如此啊,这件事情,我会解释清楚,你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给叶子夕打电话,再联合她来欺骗我么?”

    “我会让你看到真真切切的证据,不管是肖涵予的死,还是你母亲的死。”慕兮泽抓住了郁姝寒的手腕,将她丢回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就在这里给我安分一点,在我把所有的事情给查清楚之前,你就给我待在这里,不许相信其他任何人的话。”

    慕兮泽说完了之后,不容许她有任何的拒绝,就推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慕兮泽,你干什么?开门,你放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郁姝寒爬起来,疯狂的敲着门,但是慕兮泽没有任何的回应,他已经把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慕兮泽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,李嫂在楼下听到了他们两个的争吵声,也不敢上来打扰,在下面小心翼翼的听着。

    “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看好郁姝寒,没有我的允许,不许郁姝寒离开这里半步。”

    慕兮泽的目光冷冽,怒气冲冲的说完这些话就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叶子夕早就已经预料到慕兮泽会来找她,今天她和郁姝寒说了那么多话,慕兮泽肯定会知道。

    果然,慕兮泽冲进来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,黑眸里满是燃烧的怒火。“说,你和郁姝寒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兮泽哥哥,你许久不来找我,我好不容易才能和你见一面,你却是对我这么凶?”

    叶子夕颇为委屈的看着慕兮泽,只是她水汪汪的眸子根本就不会引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